灵云人工智能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699|回复: 4

转个帖子: 从法则层面看人工智能 [复制链接]

vr1881 非 VIP 会员 

Rank: 2

发表于 2020-7-8 09:31:47 |显示全部楼层
好冷清呃, 我来转个帖子吧
原帖在天涯, 帖子提到数字思维的本质, 对开发有些作用

开始转:

三、精确思考模式

       为什么人工智能不会取代人类,一句话来讲就是,机器的精确思考模式同我们这个开放式环境的世界不匹配。要解释清楚这个问题,就会有许多新名词出现,精确思考模式,混乱思考模式,封闭式环境,开放式环境,无界随机等,理解新名词这种事总是让人很烦恼,不过不使用新名词又解释不清楚,把这些概念搞明白了,其中蕴含的道理才能搞明白,人工智能领域才算入门了。

       精确思考模式简单的说就是数字化的,体现绝对准确的思考模式,由于绝对准确,还会带来高思考速度。

       一般我们要机器去做什么事,它们都会忠实的按照它内部的程序去完成,不会出现程序运行到一半,突然想去干点别的事情这种情况。也不会出现运行原程序中不存在的代码,或者生成原程序中不存在的代码这些情况。最终我们看到的就是机器工作下来,哪怕程序写的不完整,或者程序前后矛盾,机器也不会自己纠正一下,原程序写的是啥,就怎么去执行。也就是说,机器是绝对忠于其执行的程序的。

       这里有个小弯,对于没有接触过程序以及机器怎么运行的人来说,可能不太好理解。但是机器们确确实实就是这么工作的。我们从最简单的计算器说起,不管是单独一个计算器,手机里的计算器APP,或者电脑中的计算器程序,你让它算一加一它就只算一加一,输入二乘二它就只算二乘二,它会按照输入的命令,以及计算器的内部程序来工作。

       更加高级的机器也都是这样,我们让它们做什么,它们就做什么,程序怎么编的,它就怎么运行,它们和我们的工作方式不太一样,复制文件的时候,选定100个文件,从甲文件夹复制到乙文件夹,复制完了,还是这么多个文件,而且,一个字节都不会错。如果是我们自然人来搬东西,比如搬家或者整理抽屉,有时候搬着搬着就会发现,咦什么东西没有了,从此再也找不到了,机器不会出这种事,哪怕复制一万个文件,甚至一亿个文件呢,说复制多少就复制多少,不会复制完了多出几个,或者丢掉几个。

       但是有时候它们又确实会出错,比如一运行某程序,就卡住死机了,或者一点某个图标直接重启了。这实际上也是机器在忠于运行程序的结果,程序是人编的,是人就会出错,程序少写了什么代码,或者没有考虑到和其他程序同时运行可能带来的冲突,机器在运行这些缺胳膊少腿的程序,考虑不周的程序时,就也要出问题了。所以,机器如果出错了,那错误一定来源于人,它们只是忠实的再现了人们的错误。

       机器最底层是01010011的情况,俗称二进制,至少目前我们能接触到的机器都是这样,如果是三进制机器,或者其他进制机器,那情况会有所变化。但不变的是,这都是数字化的东西,数字化是一种精确的处理方式,是把某些精确的点拿出来,只运行在这些精确点上的工作模式。这就要求有一个精度,会带来界限,机器的本质就在于此。

       我们有时候用:“精确到个位”这种描述方式。精确到个位,意味着我们数完1,就是2,之后是3,比个位更精细的1.11.22.12.9什么的就不去考虑了,这就只拿出某些点来做事情,这样做简化了某些情况,于是也就带来了界限。实际上12之间是无限的,有1.11.21.81.9也有1.011.021.381.99,还有更小的1.0011.999什么的,可以一直小下去,没有止境,这是实际情况。但是我们一般考虑问题的时候,为了简单方便,只把问题限定在某个范围,这叫追求有限。

       计算机便是一种追求有限的结果,也始终运行在有限状态下。我们可以要求它们精确到个位,也可以要求它精确到小数点后10位,也可以要求它精确到小数点后10000位,但是总要告诉它精确到多少,它才知道要怎么去工作,之后就工作在这个状态,工作在这个范围。这是因为,机器本身是以数字化的方式来工作的,数字化是只把我们无限世界中的有限个点拿出来,只工作在这些点上的工作模式,目的是为了准确,同时也就有了界限。

      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机器都工作在数字状态下都有界限,也有无界的机器,比如老式模拟收音机。以前的模拟式收音机,调台的时候,我们去转那个旋钮,扭到哪就是哪。假如广播频道是FM93.1,我们用旋钮调节的时候,只能扭到接近93.1的位置,可以非常接近,但不会恰好就是93.1,不论我们怎么努力把它调的更清晰,甚至听起来也已经最清晰了,但模拟旋钮都不会恰好等于93.1,机器也不会恰好工作在93.1,也许是93.0928…,也许是93.10003103…,省略号表示后面还有无限位小数,模拟方式只能无限接近这个频率,不会直接等于。数字调节就不同了,不管是旋钮还是按钮,假设精度是0.1,只要状态变动,每次就增加或者减少0.1的幅度,这个是精准增减,调到93.1后,就是93.1这么多,小数点后只有一位,没有更多的小数了,它恰好就等于这么多。如果非要把后面的更多小数写出来,写到小数点后三位,那就是93.100,或者写到无限位就是93.1000000000…,这里的省略号代表无限个0

       我们上面说的数字,并不只是说机器显示出来是多少,而是它们实际就工作在这个准确的条件下。这是模拟和数字的区别,模拟式总是不那么准确,哪怕想要准确都做不到,数字式总是工作在精确状态,哪怕想要不准确都做不到。

       这有点像是台阶和缓坡的区别,上下台阶的时候,每上下一阶就都是这么个高度,没法踩到两个台阶中间位置,到了缓坡,每次上下不的高度不一定,也可以上下到任意位置,它是个连续的东西,不是一阶一阶的。

       收音机有模拟的,功放也有模拟的,功放是把声音功率放大的机器,一般的声音,不管来自江河湖海也好,来自鸟兽鱼虫也好,还是来自我们男女老少也好,声音都是连续的,都是中间没有断点的那么一种资料。模拟功放收到这些声音后,也是用一种没有断点的方式把声音放大,输出的仍旧是没有断点的声音。曾经我们还用磁带,磁带也是这么一个方式,把声音记录下来的时候,记录的是个连续的无断点的资料。

       如果用12来说明的话,模拟功放是把12之间所有的状态全部进行处理,磁带是把12之间所有的状态进行记录,不会丢掉某些东西。

       到了数字方式,这个情况从本质上发生了改变,光碟或者电脑记录声音的时候,不会再把一段声音中所有的东西都记录下来,只会把其中的一部分记录,具体记录多少,要看我们打算让它记录到什么程度,或者也可以说,让它精确到什么程度。

       12来说,模拟方式我们把12之间所有的东西都记下了,不论小数点后几位,这里边有无限多个数,全部都记下了。到了数字状态,由于工作模式的缘故,我们不可能记下所有的数,必须丢掉某些东西,所以看我们打算记录多少,如果精确到0.1,那就会记下从0.10.9一共是9个数,如果精确到0.01,那就会记下从0.010.99一共是99个数。更细的分法,就会记录更多的数,但不会是无限个,总会有个上限,有个总数。






踩过的脚印

举报

vr1881 非 VIP 会员 

Rank: 2

发表于 2020-7-16 08:40:47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    这是因为,光盘或者电脑,在设计的时候,就是数字化模式,它的基础,就是有界限的工作方式。在这种方式下,工作的时候,才能精确,才能恰好调出93.1这样的频率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记录了些什么,它们都以数字的方式存在,还原的时候,才能精确还原,才不会出现偏差。
        我们现在都在用数字化记录方式,是因为数字化记录声音,再播放的时候,可以一对一绝对还原,假设一首歌一共用了三万个数字来记录,复原播放的时候,回来的还是这三万个数字。跟前面的复制一样,原来是10000个文件夹,复制过来还是这10000个,不会有差错。模拟式记录方式,受外界影响较大,也许磁带被磁化了,或者时间长,磁性减弱了,那声音就变了。虽然模拟式存储记录的资料更完整,但是还原的时候比不上数字式准确,不能把原资料绝对再现,于是模拟被淘汰掉了。
        数字化的缺点在于记录的时候,总会先丢掉一些东西,记录曲子并不能把一首曲子中所有的声音都记录下来,记录图像并不能把图像中每个细节都保留下来。不过我们人类并不是数字化的工作方式,所以对于有些东西,哪怕它不是那么精确,但是我们本身更加不精确,于是并不能察觉到,所以,数字化的时候,只要记下足够多的数据,记下足够关键的数据,让我们察觉不出其中略掉的部分,我们也就不会在意了。
        现在还有数字功放出现了,许多人不喜欢数字功放,认为在功率放大过程中,先把声音转成许多数字,之后再变成模拟资料输出给音箱,丢掉了许多东西,导致声音不好听了。我一直都很佩服这些人,耳朵可以这样灵敏,能听出其中细微的差异。不过我们现在的声音资料大都是数字格式的,都存在光盘或者电脑中,哪怕是所谓的无损格式,也都以数字为基础,在记录的时候就已经丢掉许多东西了。所以如果要真正无损,应该从更源头的记录方式入手才行。
        不仅仅记录和还原数据是这样的情况,像电脑手机这些东西,它们都是基于二进制的,二进制是数字化的一种模式,由于我们在开始设计它们时,就使用了数字化模式,于是在各个方面的表现就也都是精确的了。不管机器发展到什么程度,只要基本原理还是数字化的,就要被数字化相关的一系列法则制约。所以如果出现了能够思考的数字思维式机器,它处理问题的时候就也不会是连续的,而是一阶一阶的,中间有断点,断点处缺失有多少,取决于精度要求有多高。思考时的表现也会跟最简单的计算器一样,是绝对准确的,这个叫做精确思考模式。
        精确带来的好处自然是不会出错,因为它的出发点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,处理过程也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,所以结果也就是一阶一阶的。阶跟阶都一一对应,也就不会出错。这里的台阶是个比喻,并非所有的过程都是台阶状的,为了让大家容易理解,用了台阶这个词。
        由于不会出错,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处理速度可以很快,计算器算加法时,哪怕是一万加一万,在它的最底层,它也都是一个一个数出来的,但是它却比我们算的快,快许多倍,这是因为在精确工作模式下,一阶跟一阶对应的时候,本身就是精确的,不需要考虑是否足够精确了,于是就比我们更快的得到结果。
        到了复杂的计算过程也是一样,不论是计算,还是逻辑推理,还是记录数据还原数据,由于本身是精确的,都不需要考虑因为不够精确带来的修正的问题,所以就可以以非常快的速度处理问题。更复杂的时候,到了数字式思维出现的时候,那么自然的也就具备这种天然优势。
        但是精确了,不会出错,也就需要承担不出错带来的后果。在我们这个世界,出错又是那么至关重要的事情,于是机器也就有许多事情做不到了。
vr1881 非 VIP 会员 

Rank: 2

发表于 2020-7-22 11:03:53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    这是因为,光盘或者电脑,在设计的时候,就是数字化模式,它的基础,就是有界限的工作方式。在这种方式下,工作的时候,才能精确,才能恰好调出93.1这样的频率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记录了些什么,它们都以数字的方式存在,还原的时候,才能精确还原,才不会出现偏差。
        我们现在都在用数字化记录方式,是因为数字化记录声音,再播放的时候,可以一对一绝对还原,假设一首歌一共用了三万个数字来记录,复原播放的时候,回来的还是这三万个数字。跟前面的复制一样,原来是10000个文件夹,复制过来还是这10000个,不会有差错。模拟式记录方式,受外界影响较大,也许磁带被磁化了,或者时间长,磁性减弱了,那声音就变了。虽然模拟式存储记录的资料更完整,但是还原的时候比不上数字式准确,不能把原资料绝对再现,于是模拟被淘汰掉了。
        数字化的缺点在于记录的时候,总会先丢掉一些东西,记录曲子并不能把一首曲子中所有的声音都记录下来,记录图像并不能把图像中每个细节都保留下来。不过我们人类并不是数字化的工作方式,所以对于有些东西,哪怕它不是那么精确,但是我们本身更加不精确,于是并不能察觉到,所以,数字化的时候,只要记下足够多的数据,记下足够关键的数据,让我们察觉不出其中略掉的部分,我们也就不会在意了。
        现在还有数字功放出现了,许多人不喜欢数字功放,认为在功率放大过程中,先把声音转成许多数字,之后再变成模拟资料输出给音箱,丢掉了许多东西,导致声音不好听了。我一直都很佩服这些人,耳朵可以这样灵敏,能听出其中细微的差异。不过我们现在的声音资料大都是数字格式的,都存在光盘或者电脑中,哪怕是所谓的无损格式,也都以数字为基础,在记录的时候就已经丢掉许多东西了。所以如果要真正无损,应该从更源头的记录方式入手才行。
        不仅仅记录和还原数据是这样的情况,像电脑手机这些东西,它们都是基于二进制的,二进制是数字化的一种模式,由于我们在开始设计它们时,就使用了数字化模式,于是在各个方面的表现就也都是精确的了。不管机器发展到什么程度,只要基本原理还是数字化的,就要被数字化相关的一系列法则制约。所以如果出现了能够思考的数字思维式机器,它处理问题的时候就也不会是连续的,而是一阶一阶的,中间有断点,断点处缺失有多少,取决于精度要求有多高。思考时的表现也会跟最简单的计算器一样,是绝对准确的,这个叫做精确思考模式。
        精确带来的好处自然是不会出错,因为它的出发点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,处理过程也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,所以结果也就是一阶一阶的。阶跟阶都一一对应,也就不会出错。这里的台阶是个比喻,并非所有的过程都是台阶状的,为了让大家容易理解,用了台阶这个词。
        由于不会出错,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处理速度可以很快,计算器算加法时,哪怕是一万加一万,在它的最底层,它也都是一个一个数出来的,但是它却比我们算的快,快许多倍,这是因为在精确工作模式下,一阶跟一阶对应的时候,本身就是精确的,不需要考虑是否足够精确了,于是就比我们更快的得到结果。
        到了复杂的计算过程也是一样,不论是计算,还是逻辑推理,还是记录数据还原数据,由于本身是精确的,都不需要考虑因为不够精确带来的修正的问题,所以就可以以非常快的速度处理问题。更复杂的时候,到了数字式思维出现的时候,那么自然的也就具备这种天然优势。
        但是精确了,不会出错,也就需要承担不出错带来的后果。在我们这个世界,出错又是那么至关重要的事情,于是机器也就有许多事情做不到了。
vr1881 非 VIP 会员 

Rank: 2

发表于 2020-7-24 08:44:59 |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    这是因为,光盘或者电脑,在设计的时候,就是数字化模式,它的基础,就是有界限的工作方式。在这种方式下,工作的时候,才能精确,才能恰好调出93.1这样的频率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记录了些什么,它们都以数字的方式存在,还原的时候,才能精确还原,才不会出现偏差。
        我们现在都在用数字化记录方式,是因为数字化记录声音,再播放的时候,可以一对一绝对还原,假设一首歌一共用了三万个数字来记录,复原播放的时候,回来的还是这三万个数字。跟前面的复制一样,原来是10000个文件夹,复制过来还是这10000个,不会有差错。模拟式记录方式,受外界影响较大,也许磁带被磁化了,或者时间长,磁性减弱了,那声音就变了。虽然模拟式存储记录的资料更完整,但是还原的时候比不上数字式准确,不能把原资料绝对再现,于是模拟被淘汰掉了。
        数字化的缺点在于记录的时候,总会先丢掉一些东西,记录曲子并不能把一首曲子中所有的声音都记录下来,记录图像并不能把图像中每个细节都保留下来。不过我们人类并不是数字化的工作方式,所以对于有些东西,哪怕它不是那么精确,但是我们本身更加不精确,于是并不能察觉到,所以,数字化的时候,只要记下足够多的数据,记下足够关键的数据,让我们察觉不出其中略掉的部分,我们也就不会在意了。
        现在还有数字功放出现了,许多人不喜欢数字功放,认为在功率放大过程中,先把声音转成许多数字,之后再变成模拟资料输出给音箱,丢掉了许多东西,导致声音不好听了。我一直都很佩服这些人,耳朵可以这样灵敏,能听出其中细微的差异。不过我们现在的声音资料大都是数字格式的,都存在光盘或者电脑中,哪怕是所谓的无损格式,也都以数字为基础,在记录的时候就已经丢掉许多东西了。所以如果要真正无损,应该从更源头的记录方式入手才行。
        不仅仅记录和还原数据是这样的情况,像电脑手机这些东西,它们都是基于二进制的,二进制是数字化的一种模式,由于我们在开始设计它们时,就使用了数字化模式,于是在各个方面的表现就也都是精确的了。不管机器发展到什么程度,只要基本原理还是数字化的,就要被数字化相关的一系列法则制约。所以如果出现了能够思考的数字思维式机器,它处理问题的时候就也不会是连续的,而是一阶一阶的,中间有断点,断点处缺失有多少,取决于精度要求有多高。思考时的表现也会跟最简单的计算器一样,是绝对准确的,这个叫做精确思考模式。
        精确带来的好处自然是不会出错,因为它的出发点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,处理过程也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,所以结果也就是一阶一阶的。阶跟阶都一一对应,也就不会出错。这里的台阶是个比喻,并非所有的过程都是台阶状的,为了让大家容易理解,用了台阶这个词。
        由于不会出错,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处理速度可以很快,计算器算加法时,哪怕是一万加一万,在它的最底层,它也都是一个一个数出来的,但是它却比我们算的快,快许多倍,这是因为在精确工作模式下,一阶跟一阶对应的时候,本身就是精确的,不需要考虑是否足够精确了,于是就比我们更快的得到结果。
        到了复杂的计算过程也是一样,不论是计算,还是逻辑推理,还是记录数据还原数据,由于本身是精确的,都不需要考虑因为不够精确带来的修正的问题,所以就可以以非常快的速度处理问题。更复杂的时候,到了数字式思维出现的时候,那么自然的也就具备这种天然优势。
        但是精确了,不会出错,也就需要承担不出错带来的后果。在我们这个世界,出错又是那么至关重要的事情,于是机器也就有许多事情做不到了。


怎么不能回复,再回一遍
vr1881 非 VIP 会员 

Rank: 2

发表于 2020-7-28 10:39:46 |显示全部楼层
四、混乱思考模式
        机器们都是精确思考模式,而我们这些自然人则都是混乱思考模式。首先我们都是模拟方式的,和老式收音机是一样的工作模式,我们一直都工作在一个差不多的状态下,哪怕有时候我们必须精确的做事情,也只能接近精确,无法真正精确。
        比如打篮球,在投球的时候,我们就只是大概估计一下,然后投出去,没有经过长期训练的人,一般投不进是非常正常的。经过长期训练的人,也需要反复练习投篮,才有可能比较准确一些,反复练习的过程,是一个不断修正的过程,是一个不断否定或者肯定我们的投篮感觉,让这个感觉尽可能地接近精确投进篮筐的过程,但是不论我们怎么去训练,都不可能达到真正的精确,只能接近精确。
        再比如射击,许多运动会都有射击比赛,比一比看大家谁打的准,到了战场上,那就更是要打得准了。但是我们生来就是打不准的,我们身体的这个工作模式就是个差不多的工作模式,所以正常状态下打不准才是正常的,想要打得准,也必须经过反复练习,不断修正我们的这部分感觉,但不管怎么修正,也不可能绝对精确。
        这个模式用1到2来说就是,我们一直处在既不是1也不是2的状态下,我们总是处于一个中间状态,一个不那么准确的,后面带有无数位小数的状态,在需要得到整数的时候,并且在我们非常努力的情况下,可以接近一个整数,但是无法精确的工作在恰好整数的状态下。
        于是我们在做所有的事情的时候,就都只能的到一个差不多的结果。我们要端平一碗水是无论如何都端不平的,总会有些歪斜;要在墙上打个洞挂空调,是无论如何都打不到恰好的位置的,总会有些偏差;想在纸上画一个圆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画的圆的,总会有某些部分凸出来一点或者凹下去一点;甚至走个直线我们都是走不直的,总会走的歪歪扭扭的。不管我们打算停在哪个位置,我们都不能恰好停在这个位置,只能停在比较接近的位置上。这都是我们的模拟工作方式带来的各种差不多的结果。
        这样的结果,导致我们做事情的时候,每次做下来结果都不完全一样,只能在大方向上保持一致。同时,由于我们做事情的时候无法得到真正的精确值,只能比较接近精确值,就导致我们必须时不时停下来,甚至在每个步骤都停下来,确定已经做了的事情是不是足够准确,不够准确时,还需要对这个步骤进行修正,于是也就出现了工作过程中只能以较慢的速度来处理问题的情况。
        这些情况本质上是模拟思考模式导致的,也可以说成是连续思考模式导致的,那标题又为什么叫混乱思考呢?
        有时候我们会出现这样的情况:走神。越是无聊的事情,我们就越容易走神,哪怕是很有趣的事情,进行过程中,我们也时不时的会走神。比如看电影,经常听到这样的讲法:这场电影我基本上就是睡过来的,或者:太没意思了看着看着就睡着了。我们实际上并不能像老式收音机一样工作,收音机可以一直保持收音状态,而我们不能一直保持某个状态,不管我们做什么事情,都会逐渐变得偏离初始状态。哪怕有些事情很有意思,我们也会时不时的走一走神,思绪跑到完全不相干的事情上去。如果我们强制自己保持某个状态,很快就会变得疲倦,然后就又回归成一个游离状态了。
        还有一种表现,就是没有条理逻辑混乱,甚至出现一些考虑不周的矛盾。我们做起事情来,经常是没有条理的,丢东西是最常见的事情了,忘记什么也是家常便饭。有些时候说着说着话,突然就想不起来了,我打算说什么来着?甚至还有这样的时候,前言不搭后语的,或者前后矛盾的时候。矛盾这个词的出处就是这样,卖兵器的人说他的矛是最锋利的矛,又说他的盾是最坚固的盾,于是就矛盾了吧。
        到了我们遇到压力的时候,这些走神、矛盾、没条理的情况都会集体放大,上台讲话就脑子一片空白,遇到喜欢的异性紧张到慌不择言,被狗追着跑看见死胡同还会跑进去,都是混乱思考模式的结果。
        我们大脑在工作的时候,以模拟方式为基础,在这个本身已经不精确的基础上,还会自发的无意识的,就趋向游离的和发散的思维状态,这是比模拟更进了一步,这样就会产生大量各种奇奇怪怪的混乱的结果,我把这种工作模式叫做混乱思考模式。
        这些游离和发散是我们大脑工作更本质的状态,是更自然的状态,也是更舒服的状态,所以我们总是会从紧张和集中的状态自觉不自觉的趋向于游离发散。如果不能发散,就会出现严重的问题,比如有些人会失眠,便是由于精神无法放松,游离发散的程度不够造成的。发散程度足够,就会进入睡眠状态,睡眠是休息,休息时我们还会做梦,是因为那时候我们的大脑处在一个极度发散和游离的状态下,在这种状态下,记忆和想法都更加不受控制,控制部分在休息,于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信息都会莫名其妙的跑出来,混在一起,就形成了我们毫无逻辑的梦。有些人热衷于空白冥想,训练自己让大脑放空,控制大脑什么都不去想,认为这样可以放松,但这实际是另一种集中精神,是在跟发散的本质对着干,真要想放松就去睡觉吧。发散的时候,我们总会想到某些东西,各种无关紧要的,七七八八的东西,各种东西揉合在一起,而我们又不是刻意想到它们的时候,才是最放松的时候。除了放松以外,游离发散也是使我们更强大的状态,当然还要和主动思考以及知识储备结合起来,不能只是被动,后面再来解释这个强大,我们先把缺点说完。
        我们总是不那么精确,就导致了我们因为缺乏精确而对精确的向往,很早很早以前,就出现了音乐这种东西,音乐的基础模式和数字化模式十分相似,都是把连续音的某些关键点提取出来,只在这些关键点上展开工作,当然并不是音乐本身工作,而是我们来组合它们,通过不同的排列组合,同时也要加入艺术化的考量,形成由一阶一阶的音组成的,间隔了一些距离的,包含一定艺术感觉的声音作品。唱歌的时候,我们平时说话的发音都不好好发了,硬要扯到音阶所在的特定位置去发,这样做下来就很好听,而且大家都觉得挺好听。如果某些人唱的时候,不能足够精确,不能达到特定音阶的位置,那他就跑调啦,也就不好听了。所以可以说,音乐都是数字与模拟的结合,需要足够精确,才能把音乐演绎好。
        我们的汉字也是追求精确的结果,它们都是一块一块的,可以写成大小形状大致相同的样子。西语系的字母符号就不是一样的大小,也不是一样的长度,高的高矮的矮,长的长短的短,所以,他们的东西更模拟化一些,我们的东西更数字化一些。在输出模式上也是,我们有四声,其中一二四是对应的0、正、负,第三声没有可以对应的了,所以它拐了个弯。但都是声音的关键点,说话的时候,必须达到这个关键点,不然输出就会出现错误,同时,我们在说话的时候,前后音节都清楚的分开,大部分都不粘连。西方语系没有提取出这样的关键点,而且他们总是喜欢把前后音节都连在一起来说,甚至有时候恨不得把一句话中所有的音都连成一体,中间便有许多的过度状态。这就好像我们说话要么是1,要么是2,他们说话把1到2之间的各种小数都加入进来。所以中国人在学西方语言的时候,往往也会把其中的关键音节分开成一个一个的来说,听起来就非常中国特色。同时,西方人学中文的时候,也受不了把音节都分开,经常都还粘在一起,不够精确也不够分阶,听起来就怪腔怪调的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任务|灵云 ( 京ICP证030095号 )

GMT+8, 2020-8-9 02:31 , Processed in 0.074473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回顶部